專家服務>鷹目案例 > 粉絲為慶祝吳世勛出道10周年在韓國首爾投放公交廣告
粉絲為慶祝吳世勛出道10周年在韓國首爾投放公交廣告

粉絲為慶祝吳世勛出道10周年在韓國首爾投放公交廣告

北京全星時空科技有限公司 雜類 北京市
韓國

與鹿晗同為EXO成員的吳世勛也在4月份過生日,粉絲們在韓國首爾投放了弘大7733路公交車身廣告,為偶像做生日應援。

16   瀏覽 2016-05-23
設計創意

鷹目投放

  粉絲豪投廣告應援明星,哪些人獲取了“應援文化”暴利?

  十年前,在很多人眼中有一群“不可思議的瘋子和神經病”在大街上為“超女”李宇春、周筆暢搶手機投票,在貼吧里徹夜灌水、刷榜;十年后,又有一批“瘋狂的孩子”做燈牌、拉橫幅、買廣告位為偶像造勢,集資為偶像贖身,送禮物為偶像以及偶像的工作人員。

  4月20日,鹿晗過26歲生日,北京的粉絲寶貝們投放了一個月的慶生公交車身廣告,廣州的粉絲寶貝們將高高聳立的廣州塔作為表白的道具;4月23日,樸海鎮在首爾舉辦出道十周年粉絲見面會,在上海、北京、臺灣和香港的粉絲聯名為樸海鎮做了公交車祝賀應援廣告;與鹿晗同為EXO成員的吳世勛也在4月份過生日,粉絲們在韓國首爾投放了弘大7733路公交車身廣告,為偶像做生日應援。

粉絲為慶祝吳世勛出道10周年在韓國首爾投放公交廣告

  粉絲為慶祝吳世勛出道10周年在韓國首爾投放公交廣告

  “幾年前,那群追星的未成年人粉絲父母看到‘某某粉絲又為誰誰誰做出驚人舉動’的時候,都會說‘要是我的孩子,我就一巴掌扇死他。’如今不同了,經濟條件尚可的父母對孩子追星大部分都是支持寬容的態度,粉絲給偶像有錢花了,也建立了他們的消費習慣。去年我們為TFboys的粉絲投放了戶外廣告,今年已經連續為鹿晗、樸海鎮、吳世勛等三位明星的粉絲做戶外廣告應援了。”鷹目戶外廣告網市場營銷中心總監說道。

粉絲應援既有個人也有集體的行為

  粉絲應援既有個人也有集體的行為

  有個人粉絲的消費行為

  媒體曾報道過一位吳世勛的合格粉絲小煜“為了更靠近偶像吳世勛(EXO組合成員)”選擇了去韓國讀高中,“雖然是為了追隨偶像而去,家人也是很支持的。第一次跟機送EXO回國,還是媽媽同行的呢。”她說道。

  接機蹲酒店、跟機送偶像回國、看遍了EXO這一年在國內的所有演出、自己買了專業拍照設備、買了偶像所有的周邊產品、跟票務公司聯手倒賣給粉絲門票、跟黃牛周旋(當然也受騙過)到為了偶像出國念書……可以說,小煜是當下國內應援明星粉絲的一個典型寫照。

  也有集體狂歡的消費體驗

  相對小煜這種經濟條件寬裕的散粉(沒有參與群體或社團的粉絲),有團體歸屬的粉絲們通過集資眾籌等方式,令粉絲應援超越個人消費界限,變得規模化、專業化,規范且高級。

  在鹿晗個人演唱會現場,粉絲送了他一項“現場1731人共同戴鹿角(官方認證應援物)”的吉尼斯世界紀錄。上個月在BigBang的演唱會現場,手舉150元一支的正版皇冠燈(官方應援物)的“忠實粉”與頭戴便宜的山寨皇冠發箍的“偽粉絲”,展開了一場激烈罵戰。

2015年王源生日粉絲們的應援行動

  2015年王源生日粉絲們的應援行動

  另外,食物應援(探班時為偶像以及工作人員送吃的)、禮物應援(偶像宣傳期或特殊節日準備各種禮物)也是常見的線下應援方式。

  去年,TFboys成員之一的王源過15歲生日時,粉絲協會“王源騎士站”列了四五十個應援項目:包括20多塊LED廣告牌--其中包括位于重慶的亞洲第一大LED,高125米(據傳價格是5分鐘3萬元),王源的粉絲包了3天;紐約時代廣場的LED廣告位;重慶機場的登機牌也被印上了王源的照片;在重慶電視臺一檔高收視訪談節目中投放15秒的廣告,在王源生日那一周每天滾動播放。

  五類人“粉絲應援”中獲暴利

  站子,有些站子很會賺錢。所謂站子就是那些專注于各類應援活動的粉絲團體,它們并非官方后援會那樣的龐大組織,通常只由三五個人組成,但前線(但凡偶像出現的地方)、美工、宣傳等工種齊全。吳世勛的合格粉絲小煜在報道中指出:“因為EXO很少出版官方PB(PhotoBook寫真圖冊),國內的一些站子就會自行印刷,然后以高價賣給其他粉絲。”

  相機租賃行業也從“粉絲應援”中分得了一杯羹。由于粉絲對前線的照片有需求且需要高品質的照片,而大多數粉絲又不會購買動則幾萬元而且平時用不上的專業攝影器材,所以相機租賃行業也就從中獲利了。

  具有一定美術功底的粉絲賺大了。這些粉絲以學美術的偏多,通常以明星的卡通形象為基礎制作玩偶、手機殼等周邊產品,這群人靠這個賺了很多錢。比如,一位鹿晗的粉絲因畫鹿晗的卡通形象走紅,而后在其網店以單價80-100元售賣“牙牙鹿”品牌玩偶。

  黃牛從鐵粉們手中賺“幾乎沒有成本”的錢。曾有媒體報道一位深圳黃牛,他說:“在他們眼里,有明星合影需求的粉絲是目前最大的生意。有的粉絲不惜重金求和偶像合影,而且有價有市,比如TFBOYS合影最高可達2萬一次。”因粉絲有這些需求,黃牛會變身媒體行業的假記者、主辦方的假工作人員、假保安等各路人馬,來賺這筆“幾乎沒有成本”的錢。

  專業應援公司從策劃的“應援活動”中撈到油水。有一些專門從事幫助粉絲組織應援的公司正慢慢出現在人們視野。深圳一家叫"魔飯生"的公司牽頭做粉絲在廣東的公益項目,專業應援公司肯定會在這些活動中撈油水。

  社會環境和世俗眼光的改變,讓應援文化慢慢變成了像眼下正火熱的網紅現象一樣,由這個龐大群體支撐的龐大消費背后,一個經濟利益鏈條也在逐漸成形。當然"有供需關系就有買賣產生,當中也有不懷好意的鉆空子的人,但這不就跟其他任何商業相關的行業一樣嘛。"業內人士指出。(文/張文文)


淘宝快3的开奖时间